巫妖量劫_第十九章 突破中的玄天 - 穿越洪荒录

巫妖量劫_第十九章 突破中的玄天

却说上文玄天欲要只凭肉身意志毅力攀登不周山,散发其自身威势与玄天相抗,却惊动了居住不周山的两位妖族大圣,女娲和伏羲。 不周山威势之浩大,出生在不周山的女娲与伏羲自是知晓,见到玄天如此之为,心中颤抖之下,不由自主的暗暗跟了上去,施展灵宝护住心灵, 施展神通观察玄天此为。 隔绝法力神念的玄天自是不知道身后跟着两人,就是知道,玄天也会不管不顾,此时玄天早就将自身玄黄不灭之体的威势尽数发出,与不周山 威势相抗,而且,每一步,玄天身上便多了一丝红气环绕,这红气,便是已经化作实质的杀气,靠着量劫之中积攒的无穷杀气挟着自身威势与盘古 遗留的威势相抗。 此时已经是不周山的上部了,威势之大已经不是玄天肉身威势所能相抗,恍惚间,玄天有一种面对当年盘古的感觉。当年玄天观盘古开天,斩 杀三千神魔,那种无敌天下的威势,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一切都是那么像,只不过,玄天明白,这只是盘古脊梁所残留的气势,而自己也不是当 年那个不到太乙金仙境界的小子了。 自己已经很强大了,洪荒除却圣人无人是我敌手,难道我便抵挡不住这盘古遗留的万载的气势么,“啊,”玄天一声低吼,浑身杀气又多了一丝, 到了这种地步,玄天只能一路向上了,放弃不是玄天的风格。玄天心中呐喊,红气伴随在周身。 每一步,玄天都感觉已经尽了全力,可是,心中的一股子执念支撑着玄天向上而去,“我为人,”玄天心中大吼道,顿时浑身气势有盛了许多, 顺着又是一步,又是里许,近了,近了恍惚间,玄天已经看到了脊梁的顶处。 “我,承载着人族意志,”又是一步迈出,浑身杀气凝聚之极,化作一团红光,环绕在玄天周围,此时脸色玄天俊秀的脸上闪烁着丝丝峥嵘戾 气。 “而生为人,便是人。”又一步迈出,玄黄不灭之体忽然流出丝丝金色的血液,随即便被布满身躯的法力修复。 “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女娲仰头看着玄天俊逸的脸上上已经布满血丝,丝丝杀气结合着戾气,便是隔着很远的女娲也感到自己的心在 丝丝抽搐。甚至,心都随着玄天一步步上走而激动,女娲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绪,为什么,玄天不用法力,不用灵宝而只用肉体相抗。观 其肉身,虽然恐怖的一塌糊涂,可是明显肉身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每一步,都有血丝溢出。 一个人,当他认定了某件事情,并且为之不屑的努力之时。那么无论这件事情是什么,都会给旁边地人带来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或是激 动,或是鼓舞,或是颤栗,或是阴森。但有一点无法否认的是,唯有这样人才会带来真正震撼般的感觉。或许这才是女娲心情震撼的原因吧。虽 然女娲不知道自己内心是什么感觉,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女娲被玄天这种情绪感染了。 伏羲在旁边看着,也是暗自心惊不已,即是心惊玄天肉身之强大,也是为其毅力,意志所倾倒,这种人怎么会出现,竟然以肉身之躯挑战盘古 威严。 听到妹妹相问,伏羲摇摇头,心神颤动之下,用近乎飘渺的话说道:“为兄也是不知,不过,为兄猜测,或许,玄天道人为的是寻求突破,不 过,纯以肉身相抗,似乎不太可能,道行到了玄天道人这种地步,就是偷天换日也不是不能,再者无数岁月,就是成道成圣也很容易,那么,另一 种就是为了某个信念,某个让玄天抛却不得的信念吧。” 话一出口,伏羲自己也是摇头,毕竟想玄天这种大神通之辈,又有什么做不到的,玄天之恐怖,伏羲绝对相信,只要玄天愿意,玄天可以将现 在洪荒称雄的巫妖尽数巢灭,那么,信念之谈就不成立了,而且,此种大神通之辈,道行之高,想要达成什么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除非欲逆天行 事,突然伏羲猛的惊醒,不错,像玄天这样道行高深之辈,那里还不明天道运转,除非在某一日要行逆天之事,其余,在其眼中不过小意思而已。 逆天,对,就是逆天啊! 想到这里,伏羲不由默然,口中不由嘀咕出声。 而正在观看着玄天的女娲,突然听着身旁的伏羲嘀咕什么逆天,不由不解的问道,“哥,你说什么啊,什么逆天啊?” 伏羲被自己妹妹女娲问话惊醒,看着妹妹,心神还是感觉一阵不宁,好像未来有什么要发生一般,不由将心中的推测说了出来,“为兄猜想不 错的话,玄天道人必是为了未来的某天逆天行事做准备,否则,以玄天道人的道行,又怎会如此行事。” “逆天?为什么要逆天,哥,你不是说胡话吧。”女娲听到伏羲此语,不知怎的心中也是一颤,天道的厉害,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的女娲怎么 会不知道,若有人要逆天行事,天道那里会准。不过说着,看着神通形成的镜像中玄天刚毅的脸上一片峥嵘之色,声音不由的变小了。 “可是,哥哥,他为什么要逆天呢?”女娲感觉心神一紧,听到玄天要逆天,不自然的生出一丝牵挂之心。 “妹妹,你也知道,道行高深,能够照见未来之事,尤其像玄天这般道行之辈,想要知道未来发生的某事,虽然困难可是也并非不能,不过, 真的不知道眼前的玄天道人所逆为何啊。”想不通啊,伏羲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以玄天的道行自是不是自身之事,要是照见危险之事,自可现 在铲除危险。道行是什么,修炼者躲避灾劫的“法宝”,以玄天手段,伏羲感觉自己越想越不明白。 两人再怎么想也不会知道,玄天乃是后世而来,自然知道许多旁人不知道的讯息,像玄天所谋之事,人族还没有出生,便已经布局万载了,那 里是还是大罗金仙修为的女娲伏羲能够猜测的。就是三清等人也只是感到自己的徒弟玄天一直在布置着什么,可是要说到具体是什么,那就是不知 了。 女娲、伏羲谈话的功夫,玄天已经又前进了数十里,此时玄天已经除了法力灵宝之外,所有能够用的都用上了,肉体潜力,激发的意志力,骨 子力的毅力,此时玄天已经恍恍惚惚之中好像看到了自己前世地球的父母,朋友,同学,隐隐间,自我执念随着勃放的意志力开始朝着三花之上最 后一朵上的鸿蒙宝树涌去。玄天却是已经找到了斩杀最后一尸的契机。 不过,心神恍惚的玄天却还是朝着不周山顶慢慢一步步而去,肉身已经不堪,不过幸好,体内过万元会的法力让肉身总是能在破损的同时修复 好,破坏再修复,如此循环着,于此同时玄天的肉体强度开始了一次次的强化。当然,当玄天体内的法力耗尽之后,恐怕就是身死之时了。毕竟修 复像玄天这种身体强度所耗用的法力,多到了一个惊人的数量。 就看是玄天先斩杀三尸,还是法力耗尽之后肉身毁灭了。也即是说,是生是死,尽看玄天的造化了。 就这样,玄天在女娲和伏羲这两个妖族大圣的目光下一步步的前进,也一步步的突破,也是一步步接近死亡。当然,女娲与伏羲自是不知道玄 天的险境,不过,就是知道,也是无用,一切全看天意了。 玄天此番境遇,远在昆仑山的老子自是不知晓。不过,就在玄天进入突破的时候,也就是找到斩三尸的契机之时,远在昆仑山洞府的老子,却 也是隐隐有些感悟。 本来老子便已经到了斩三尸的边缘,丝丝自我执念已经有向三花之上,先天魔神躯体而去的趋向,就在玄天进行斩尸的同时,老子也同时找到 了契机。 毕竟玄天与老子气运相连,而且,两人几乎道行都到达了斩尸边缘,而且都有了一丝契机,因此,玄天开始斩三尸之时,与玄天气运相连的老 子也是不由自主的进行斩自我之尸。这就是气运相连的妙处了,当然也是因为两人道行相同的原因,其中奥妙,就是老子也不甚清楚。 不过,玄天所处的危险境地虽然老子不晓得,可是隐隐间,老子心中也有股危机感,感觉若是不尽快斩却三尸的话,会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发生 一般,这种直接没有来由的在老子心中升起,而且,老子自然而然也相信了。因此,老子心神沉浸,近乎全力的将法力、执念顺着哪一丝莫名出现 的契机想着三花上的神魔而去。 老子斩尸毕竟不同于玄天,毕竟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老子斩尸却是比之玄天要快了太多,因此虽然玄天先行行斩尸之道,可是反而是老 子后来居上,隐隐间,超过了玄天。 因此就形成了两个场面,两个赛跑一般的生死游戏,玄天继续一步步想着不周山顶峰而去,肉身碎裂有修补,修补又碎裂。同时还在不由自主 的斩却着自身的三尸,而老子则是主动,近乎全力的斩却自己执我之尸。 而作为有幸观看玄天斩尸的女娲和伏羲早不明所以的,在旁边当观众,还真是,相当的有意思啊。可惜,观众的不知道,玄天不知道,而老子 也不知道。 “演员”都是遵循的莫名出现的契机,卖力的演出,两个都是主角,却又都不知所以,天道造化之玄妙,实在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啊。古不 欺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