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量劫_第十七章 第一次鸿钧讲道 - 穿越洪荒录

巫妖量劫_第十七章 第一次鸿钧讲道

就在殿中众人坐好的时候,一声悠悠钟声响起,钟声刚落,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高台之上,众人知道那就是鸿钧,皆叩首,口呼老师万安。 而旁边的三清、玄天还有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三霄、赵公明、一阳子五人俱是同时拜倒,口中老师, 祖师等。 鸿钧在台上朝着三清一方轻轻点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后道:“尔等能到得紫霄宫,皆是有机缘之人,我现在开始讲道,尔等好生听讲,希望 尔等能有所获,到时能有所成。”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便开始开讲大道起来。 “天地初开之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灵亦大。域中有四大,万灵居其一焉。灵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大道之下,天地为 纲,一切存在皆为道。故所谓大道无处不在,道亦无处不在。” 鸿钧初次讲道,先是将总纲一讲,然后就开始从生灵基本的吐纳修炼,到灵物化形,其后天仙道果,太乙道果,大罗道果一一开讲,其声渺渺, 整个洪荒世界皆能听到,其音自幻,大殿众人除了三清身后的几个弟子最低也是大罗金仙修为,听讲起来倒是不很困难,因此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 舒适轻松,一边听着鸿钧讲道,一边印证着各自修炼之法不足之处,各自补充完善修炼法诀。 而此时坐在蒲团上的玄天听着突然升起一股混混欲睡之感,甚是无趣,自己修炼之法,比之鸿钧讲的却是好甚多,听着虽然增长见识,可是也 不过如此吧,这让满怀期待的玄天好一阵失望,不过幸好记得这可是鸿钧道祖,那可是自己师祖,总不能睡下,因此强打精神听讲。突然想到自己 师尊老子,外头一看,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大笑的欲望,原来此时三清早已经听着睡着了,妄自自己还在强自听讲,哎,不过,自己的师傅师叔们还 真是“真性情”啊,一点也不给鸿钧老道面子,既然这样,我就更不用强撑了,想到这,玄天已经昏昏睡了过去,体会着已经亿万年不曾体会的睡 觉的感觉了。 三清与玄天睡觉了,而身后的弟子可就目瞪口呆了,自己祖师这个第一圣人讲道,师傅们还敢睡觉,还真是,呸呸,想到这,身后的几人俱是 停止想象,偷偷的看了鸿钧祖师一眼,却发现鸿钧祖师却没有丝毫恼怒,心中暗叹,大神通行事,果然不是自己等人能够揣测的,仔细听着鸿钧讲 道,几人虽有修炼功法,可是听着鸿钧对大道阐述讲解,也感觉受益匪浅,毕竟几人境界修为低。 三清、玄天在台下蒲团上睡觉,讲道中的鸿钧却也不管,自是知道几人的道行修为再听讲这些低级的修炼之法,是徒然浪费时间,而且,在睡 觉也不是什么坏事,承载着大道蒲团上睡觉,其中奥妙,旁人又怎么会了解。所以,殿中众人看着蒲团上睡觉的四人,心中各种念头滋味都有,不 过,听着鸿钧讲道却也不能说道别的,只当是没看见,而想鲲鹏、月华之辈虽然也感觉听讲起来烦闷,可是却不敢像四人一般睡去。 幸好鸿钧讲道千年之后,便又开始讲解起各种各样道法神通,炼器,炼丹,阵法,法则,还有各种旁门修炼之法,而四人此时也都同时醒来, 继续听讲。 如此讲道又是千年,鸿钧又开讲天地秘闻,天道还有功德、气数与修为境界之间的关系,还有各种洪荒灵气灵根等等。 直到三千年刚到,台上讲道的鸿钧突然停止讲道,对着台下听讲的众人淡然说道,“三千年讲道结束,尔等自去,好生领悟我千年所讲,万年 后紫霄宫重开,日后就按此坐法。” 听到鸿钧此话,殿中众人皆是顺序的退了出去,只有三清玄天几人刚要随着出去,突然耳中传来鸿钧声音,“你们几人过来,我有事吩咐。” 几人跟随着鸿钧不如内殿,玄天四处打量着周围,内殿却是一个典型的“聚会”之所,几个简单的蒲团围成一团,加上几个简单的点饰之物组 成。鸿钧上前坐下,又示意几人坐下,方才说道,“此次证道却是多亏了玄天支持,否则,还真有些麻烦,没想到竟然直接抽取了洪荒三成灵气, 若不是我将其中大部分因果转嫁到玄天身上,却是还要有些波折。” 玄天听着鸿钧此话,微微一笑,道,“这是天儿应该的,师祖不必挂心。” 旁边的老子也点头称是,鸿钧看着玄天笑了一笑,“此次我证道成圣,却是借机将造化玉碟中的七道鸿蒙紫气提出,这四道就给你等用吧,以 后尔等成圣,却是不必像我一般,如此抽取洪荒灵气,和洪荒天道结下大因果。要知道结下因果便要还,和天道结因果更是如此,虽然我之一脉有 天儿在,因果可以转嫁,不过,毕竟也是和天道结因果,能避免就避免,省却你等一番麻烦。”说完,四道鸿蒙紫气自鸿钧手中射出,化作紫光射 入四人紫府。 玄天心中一喜,直到鸿蒙紫气进入紫府才反应过来,和三清一起谢过鸿钧赐予。 等到三清等谢过,鸿钧又拿出四块玉碟,道,“这是我仿造造化玉碟所炼,虽然没有造化玉碟一般威能,可是里面也记载了不少天道法则,你 等收下,以后有时间再做参悟。” “还有此次讲道你等在蒲团之上睡觉,其中自由好处,回去之后好好领悟一番,也算是你等造化。”等到三清和玄天接受,鸿钧突然蹦出一句 让四人“害臊”的话来。 “师傅?”“祖师?”三清听到鸿钧此话,先是一羞,继而不解,看着鸿钧。 鸿钧看着四人表情,嘴角翘起,嘿嘿一笑,“七个蒲团,其中各有一道鸿蒙紫气,而且是我结合天道法则炼制,在其上睡着,不禁能够巩固尔 等修为境界,其中还有些许奥妙,若是你等能够参悟明白,也不妄我一番炼制之功啊。” “老师?”三清等听着虽然有些明白,可是更多的却是不解,一旁的通天嘴刚张开,欲待询问。 鸿钧看到,摇头一笑,道;“悟了便是悟了,没有领悟,我说了也没用。” “是。”通天低头不语。 “好了,去吧,万年后,尔等再来听讲。” “是,师傅。”四人应道,随后便退了出去,带着在外殿等候的弟子,想昆仑洞府而去。 ———————————————————————————————————————————————————————————— 却说早早退出紫霄宫的女娲和伏羲两人对于紫霄宫之中碰到的三清玄天四人感到由衷的好奇。尤其是女娲,对于玄天殿中一番作为说不出是什 么滋味。 旁边的伏羲自是不知道自己妹妹心中的胶结,出了紫霄宫之后,便回了不周山开辟的洞府,“真是不知道那几人是怎么修炼的,只是一眼,我 就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也不知道几人是何等境界。”说着,口气之中不由露出一股敬仰,对于实力强大的强者,伏羲总是心怀敬佩。 “今番紫霄宫之行,才知道天地之大,强者无数,我看有不少强者虽然没有什么名头,可是那修为,可真是高啊,不少强者像妖师鲲鹏道人, 境界之高,比妹妹你还要高一筹,盛名之下无虚士啊,妹妹,嗯,你怎么了?没事吧?”伏羲说着,突然没有听到自己妹妹女娲回应,回头一看, 正看到女娲脸上精致的眉角已经皱成一片,心中还以为被紫霄宫众多的修炼者打击了。 “哦,没事,只是在想紫霄宫中我旁边的那个人。”听到自己哥哥伏羲再三询问,女娲才回过神来,回应道。 “哦,我看那人也是一片好心,紫霄宫之中七个蒲团必有深意,对了,怎么我看你对名为玄天道人好像有敌意啊?”伏羲想到当时殿中玄天一 番作为,还有女娲瞪的那一眼,不由出言的问道。 “没有,只是感觉在他目光下自己好像全被看透了一般,真是,无礼。”想到玄天,女娲虽然知道玄天一番好意,可是想到当时那种被光光注 视的感觉,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气。 “也是,确实感觉不好,是修为差距太大了吧,不过,妹妹你不必在意,看他一番好意,也不会与我等为敌。你——”伏羲想到玄天那一眼, 心中也是闪过一丝不舒服,不过,也知道是修为相差太大的缘故,不是玄天道人故意为之。 “哥,别说了,我只是感觉不舒服罢了。”说完,女娲闭目参悟起在紫霄宫中所学的道法,不再理会伏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