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量劫_第十三章 玄天赠功德 东海落棋子 - 穿越洪荒录

巫妖量劫_第十三章 玄天赠功德 东海落棋子

就在庭院之中五人各自若有所思之时,首先是云霄仙子心神莫名一动,隐隐间,感觉有人窥视,心中一惊,脑筋一转,心中想到,莫不是师傅 回来了,不过转瞬便打消了此念头,若是师傅回来又那里有隐而不显之理,正在思索的云霄突然耳中听到一道话音传来,“尔等可是玄天门下弟子, 我乃上清通天道人,还不打开护岛阵法,迎接尔等祖师。” 声音虽是问话,可是语气之中自然带着一股肯定,显然已经是认定了自己等人身份。云霄听到此话,心神一动,上清通天道人,那不就是自己 的师叔祖,话中说迎接自己祖师,那不就是,想到这里,云霄神念已经将万里方圆笼罩,脑中突然出现了三清等人面貌,不由大惊,看着旁边几人 动静,显然都已经发现了来人行踪,再看外面几人面貌,立马知晓,是自己的师祖和师叔祖携弟子到来。 云霄等人不敢拖延,心神一动,已经和赵公明一起将护岛阵法到开一条通道。五人刚要飞出岛外迎接,眼前一花,眼前突然出现了八个人,正 是三清等人。 云霄和自己师弟妹妹几人相视一眼,立刻大礼拜倒,“拜见师祖、师叔祖。” “起来吧。”老子看着眼前拜倒的五人,尤其是云霄,心神一阵恍惚,万年前,也是如此,已经是太乙金仙修为的玄天拜自己为师,万年之后, 自己的徒孙又是如此,想着,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笑容,伸手轻轻一扶,眼前的五人便不由自主的起身。 “你师傅玄天呢?”想到玄天,老子心中即是明知道自己徒儿不在,还是想知道其行踪,看着云霄,不由出声问道。 听到眼前的祖师问话,眼光凝视在自己身上,云霄不由心中升起一丝紧张,听到此话,立刻回道,“弟子也不知道,师尊三千年前创出我等修 炼之法,便离岛远去,我等也不知道师尊行踪。” 听到云霄此话,老子轻轻摇头,脸上不为人知的闪过一丝“失望”,轻轻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而旁边的通天道人正好目光扫过自己师兄脸上,看着老子脸上闪过的失望,心中知晓师兄想法,不过,通天转眼看着眼前立着的几人,开口说 道,“这是你师傅原始道人门下弟子,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而旁边的便是师叔我门下弟子,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 “拜见五位师叔。”云霄带着自己的师弟妹妹几人又是一通施礼拜见。 云霄心中看着五人修为只是太乙散仙,虽然奇怪几人修为之低,不过身为自己等人师叔,礼不可少。而且听自己师尊说,两位师叔门下并没有 徒弟,想必是刚收的吧,修为低弱也是想当然了。旁边的一阳子、赵公明、琼霄等人也是如此想到,施礼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丝毫的难为之色,让原 始道人和通天道人心中一喜,随即有些黯然,自己师侄的徒弟竟然还比自己的徒弟修为普遍高上不少,两人俱是下决心,回山之后,好好教教几个 弟子。就此一念,就让后面的原始门下和通天门下修为普遍比玄天后世所知的高上不少。 而相互施礼的多宝、龟灵还有原始门下几人都是心中暗叹,平时听自己师尊说起大师兄玄天事迹,虽然明知修为相差很多,可是压力还不是很 大,不过,今天入自己大师兄门下弟子相比,几人心中俱是升起一股压力,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一定好好修炼,起码不能让大师兄门下弟子压 着,给自己师尊丢脸。正所谓一念生,则有缘法现,后来截阐两教门下修为最高者就是眼前这五人。 等庭院之中的几人互相问话施礼后,老子也从自己的思绪之中醒过来,坐在云霄奉上的玉墩,三清在前,而门下二代三代弟子则围成一团,听 着几人讲道。却是原始道人与通天道人感慨门下徒弟修为低若,欲要通过讲道来增长自己门下弟子修为。 而老子也是心念自己徒孙,尤其是云霄,资质修为俱为上等,也有成就一番心思,再者也有在此等候玄天之念想。 三清等人此时都已经是准圣后期修为,各自心中都已经是明了自己要走的道,老子行无为而无不为之道,其无为之中有大为,简称无为之道。 而原始道人则为玉清大道,行的是知之便是知之,不知便是不知,老子与原始道人两人大道都是蕴含着各自的理念而立,而通天道人的上清大道, 行的是截取天道,造化自身之法,三人虽秉承盘古可是各自所走之路却截然不同,各有其奥妙。 三清论道,自是不同反响,但叫旁边的几人听的如痴如醉,不可自拔,其中从各个方向,讲述天道,其中道理玄之又玄,十人中,云霄道行修 为最为深厚,所得最多,听到三清讲述天道,只感觉道心一阵清朗,心神透达之下隐隐间已然把握住自己自我之道方向,却是道行略有提升,结合 三清之道,隐隐有走出自己之道的趋向,此后,只要遵循着心中这一瞬顿悟,便可以持之慢慢完善自身道果,亿万载无量量劫里,或许,有证道可 能。 而身旁的赵公明是除却云霄修为最深厚的了,可惜本性醇厚,变通不足,虽有收获也仅仅是道行修为提升罢了,却是没有云霄一般天大之造化, 却也算是各自功果。 再说碧霄、琼霄、一阳子及旁边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几人,道行不高,修为也是不深,所获却是最少, 听着三清讲道,只感觉玄奥异常,虽有所得,却也不多,只是记在心里,等待以后道行修为提升之后再做参悟了。 三清讲道,一讲便是月余,直到正在讲道之中的玉清老子突然眉毛一皱,继而一喜,脸上露出笑容,讲道声也是噶然而止。而旁边的原始道人。 通天道人也随着师兄老子停止,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下方听到的几人,听到正是时候,讲道却停止,俱是懵懂不懂,不过,看到三清脸上俱是面 露笑容,虽然不明就理,可是也不敢随便出声相问。 突然一声朗笑声传来,其声震震,清朗之声即是悦耳也带着豪爽。旁边的琼霄突然一声惊喜欢叫,“是师傅到了,是师傅到了。” 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几人听到琼霄此语,心中恍然大悟,是大师兄到了么,心中也不由一震。真不知道 不曾一见的大师兄是何等风范。 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眼前一动,凭空出现一个人来,面貌丰神俊朗,面带笑容,气息悠远博大之极,比之自己师尊也是不弱,只见来人突然向 着自己师傅师伯拜倒,“拜见师傅,拜见师叔。” “好了,天儿不必多礼,这些年来,都去那里去疯了,也不知道师兄念想的厉害。”通天道人看着眼前面目依旧的师侄玄天,心中一阵喜悦, 不由的拿话语调笑道。 玄天听到此语,不由一阵尴尬,好在多年来,受到通天调谑惯了,出言扯开话题道,“师傅,师叔,你们怎么到了三仙岛上。还有,旁边这几 位可是师叔的弟子?” “不错,这是你师弟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分别你是师叔两人的徒弟。”老子看着玄天,只感觉修为道 行已经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九转玄功到了自己也不能测度的境界,想必也是大进,不由心中喜悦,看着天儿叉开话题,也不以为意,开口向着天儿 介绍的。 “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我靠,这么早就出现了么,玄天心中一惊,继而用眼光详细的“扫描”眼前 着几人,“嗯,修为若是弱点,不过,资质倒是上等,就是不知道心性如何。” “这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阐教十二金仙之中的人物,和截教仅仅几个没有惨遭封神的孩子,说不得,还要结交一番。”玄天陡然听到这几个熟 悉的名号,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惊奇的感觉,不过也是高兴,总算是有师弟了,虽然不是老子门下,不过也算是同门师弟了。初次见面,给点什么见 面礼呢? “有了,哈哈,送这个保证就是师叔也不会“难堪”,再说,自己师弟修为未免太过弱小了,都被自己徒弟超过,师叔们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 玄天抬手将这月余赶路所积攒的亿*德拿出,分成五团,每团皆有过亿的后天功德,抬手打进五人体内。 “这算是师兄我们初次相见的见面礼。”话还没有说完,五团金光已经尽数没进五人身躯,只见得五人身形一阵颤抖,被斗大的功德金光笼罩, 只是一会儿,五人修为便迅速暴涨,短短片刻便从太乙散仙修为提升到了太乙金仙初期,这可是比什么九转金丹还要厉害许多,还有些许百万残余 的功德,在五人身后凝成功德金轮。 玄天动作之快,就是通天道人和原始道人也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五团功德金光便已经到了各自徒弟身躯里头,通天道人,原始道人眼见于此, 不由道,“天儿你?” “天儿,你怎好如此。” 玄天看着原始、通天道人脸上急切的神色,不由嘿嘿一笑,道,“不过是师兄弟之间的见面礼罢了,师叔不是反对吧,再说,些许功德,对于 天儿来说也没有用处,送给师弟提升修为却是正好,我看几个师弟们资质极好,如此提升修为,却也无碍,师傅,你说是吧。” “不错。”旁边老子听到玄天话语,对于玄天此为也是赞赏,立刻点头说道。 旁边的原始、通天两人无奈,再者也算是弟子造化了,点点头,无语。两人心中也对此隐隐有所感触,一时之间,竟然沉默下来。 却说五人刚刚被自己的大师兄用莫名的眼光盯着,心中正发紧,忽然看着五团金光打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五团金光罩体,五人只感觉,往 常老师所讲莫不明了,如醍醐灌顶,所有疑难之处,就如破势竹,一一了结,道心一阵清澈通达,道行猛增,短短一时三刻,道行便增加了十倍不 止。待得修为稳固,才发现自己几人已经到了太乙金仙道果。 此番玄天赠与,五人心中感触莫名,虽然以后跟随着师傅,早晚能够达到,可是那也是不知多少万年之后了,玄天此为,省却了自己万载修炼, 五人诚心拜倒,“多谢师兄厚赐,见过大师兄。” 玄天轻轻一扶,将几人扶起,“众位师弟不必多礼。” 玄天笑眯眯的将几人扶起,神念扫描之下本想看看几人修为有无大碍,突然看着几人身上寒酸的道衣,还有体内的几件自身所化的法宝,微微 的摇摇头,心中思念道,自己这几个师弟估计是刚拜师不久,还没有得道师叔的法宝赐予。而且,此时师叔几人身上也没有许多先天灵宝,毕竟还 没有经历鸿钧分宝,想必师叔们身上也多有不便,想到这里,玄天从混沌珠取出自己曾经炼制的灵宝。 玄天心神一动,五人面前各自多了一件道衣,一柄宝剑,还有几件葫芦、宝塔、酒壶等模样的灵宝,却是每人面前皆有五件灵宝。 “师弟,这是师兄上个量劫所得,也不是什么上好灵宝,就先凑合用,相比以后师叔们有更好灵宝赐下。” 五人看着眼前的五件灵宝,神念扫上,只感觉一阵混沌气息与先天灵气勃放,心神一震,立马知晓,眼前的几样灵宝俱是了不得的宝物,五人 心中极是想要,不过,五件灵宝之珍贵,几人也可想象,不由眼睛望向各自师尊,却是不敢擅自收下,还要看自己师尊收下。 玄天刚把灵宝拿出手,就遭来原始与通天的一通白眼,虽然知道是天儿好意,自己手中虽有几样灵宝,可是件件都是不在极品先天灵宝之下赐 给门下弟子却是祸大于福,再者自己也没有几件,想要分也怕不均匀,再者当时几个弟子修为低下,因此也没有赐下好的灵宝。看着几个弟子眼中 的渴望,原始道人和通天道人心中感叹,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示意几人收下。 看到师傅点头,几人赶紧将眼前的五件灵宝用各自的祭炼方法祭炼收进体内,刚一祭炼,就感觉种种感悟自心中升起,种种道法、法则感悟瞬 间印刻在元神之中。几人不由惊讶出声,俱是睁开眼睛看着玄天。 “几位师弟不必惊奇,这本来是师兄打算用来做成道灵宝,其中有为兄种种修炼道路上的感悟,不过,炼制途中,几样灵宝与为兄不甚适合。 对于师弟们也算是稍有补益。”其实这些不过是玄天炼制成道之宝的练手所致,炼制方法也算独特,能够将修道者感悟刻印其中,增加其中威力, 几样灵宝虽然承载着玄天的一些感悟,可是不是太多,不过威力倒是足够,当然,这个不多是相对比玄天而言,对于这几个师弟却堪称浩瀚了。 玄天此话一出,就是老子也是神色一怔,不过随即便释然,天儿此时修为也早到了炼制成道至宝的时候了,不过,自己师弟的这几个弟子,却 是好造化了。 而原始道人与通天道人也是神色一惊,又是一阵暗叹,此次情面却是欠的大了,天儿成道所炼啊,别人不知道此种玄奥,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 成道至宝,乃是准圣后期才开始祭炼的灵宝,说起顺手,就是先天至宝也是不如,虽然不比先天至宝威力大,可是那也是短时间罢了,要知道圣人 只要经历了无量量劫之后,那个的成道至宝也有堪比先天至宝的威力,自己的这几个弟子有了玄天一些成道感悟,却是福源深厚。只要参悟通透, 几人未来成就可想而知了。 看着各自师尊脸上的一脸慎重,五人脸上也知晓其中珍贵,不由衷心的朝了玄天又是一拜,两眼望着玄天,尽是崇敬。 被五人看的不好意思,玄天不由将目光看向云霄几人。 早在玄天到来之时,便将几人修为“扫描”了一遍,心中便想到,“云霄却是好资质,可传我道统,相比之下,赵公明却是稍微不如了。” 就在玄天将目光看向自己等人的时候,琼霄大着胆子向玄天撒娇道,“师傅,你这些年去那去了,也不知道回来看望我们,真是的。” 听到琼霄此话,玄天嘿嘿一笑,果然是本性难移啊,还以为千多年修炼性子沉稳了,谁想,在老子师傅面前也是不改本色啊,“是,师傅不对 不过师傅是出去办事去了,不过,看你修为不过太乙玄仙初期,是不是平常没有好好修炼啊?” “那里有啊,师傅讨厌。”说完,紧皱着眉毛,鼻尖也是微微皱起,脸色将心情表现的一览无遗。 玄天嘿嘿一笑,听着琼霄撒娇心中也是一阵温馨,由着和琼霄等人说笑几句,随后脸色沉稳下来。旁边的几人看到玄天脸色严肃,显然要话要 说,不由屏气吞声,静待自己的师尊发话。 看着几人肃然的脸色,玄天内心点点头,平常言语随意一点,自己也是认可,不过到了说事的时候却不可以随意了。 “尔等几千年来修炼,各自修为道行都是大进,为师也很高兴,不过,为师有句话问你们,你们想随为师回洪荒昆仑洞府,还是留在此地守护 三仙岛?” 云霄、赵公明等人对视几眼,显然对于玄天如此说心中不解,不由同时默不作声,五人此时一见玄天心中便升起依恋之意,谁都想随着玄天回 昆仑岛。 只有一阳子此时从玄天话中听出一些意味,毕竟没跟玄天之前,便在洪荒之中行走不知亿万里之遥,心中沟壑比之一直云霄等人心思却是重了 许多。知道师尊此话,必有其中用意,不由接过话头道,“不知道,老师有何吩咐?” 玄天听着一阳子此话,不由为其心思通明认可,不过,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是玄天未来算计之中的一个落子,一阳子修为虽然到了 太乙玄仙之境,不过?” “有了,这样一来也算是差不多了。”玄天心中突然想到自己曾经与量劫之初收在黑色葫芦之中的那个凤族。想到这里,玄天看着这个自己在 旅途之中收的童子,道,“我有一任务交于你来,若是办成,你便为我弟子,不知你是否接?” “请师尊吩咐。”听到玄天此语,一阳子心头一震,虽然知道此时必然重大,不过,想到能够做玄天的亲传弟子,一阳子心中一片火热,已经 约莫十七八岁模样的脸上闪过一丝坚毅。 “好。既然你应下此事,我也不是吝啬之人。”说罢,一抖手,又是一团功德金光将一阳子身形笼罩,此团功德为先天功德,乃是玄天特意凝 练所用,足有千万之数,先天功德妙用无穷,只见得功德一入一阳子身躯,便消失不见,转眼间,眼前的一阳子道行修为便开始快速提升,玄天抖 手又是一团厚重的白色光团,却是玄天本身的法力精气。 只是半响,一阳子修为便提升到了太乙金仙顶峰,顶上三花绽放,身躯五气环绕。一阳子睁开眼睛,眼中射出三尺白光,旁边的云霄神念一扫, 便感觉心神一重,却是一阳子修为没有收敛之故。 一阳子转身叩头拜倒,“多谢师尊厚赐。”语气充满激动,也是,谁的修为能够瞬间从太乙玄天初期,变成太乙金仙巅峰,也就是玄天有庞大的 功德才能如此,其他人,就是圣人想要将门下弟子如此为之,也是不行,如果强行为之,恐怕不光道行不稳,此后修为也休想寸进,而一阳子,受 玄天先天功德提升修为道行,却是稳固不已,不但没有什么缺憾,而且以后修行也通顺许多,这就是先天功德的妙用了。 “好了,起来吧,这是你应得的。”玄天说完,从黑色葫芦之中抛出一凤族,用驭兽之法,炼制一块驭兽牌,将凤族收进牌中交给一阳子,又 抬手一道青光射出,其中所有要求讯息尽在其中。 却是玄天安排了一万蓬莱岛上子弟,交给一阳子之用,还有一个修为在大罗金仙初期的先天凤族,想来,有一阳子坐镇东海,能够完成自己的 吩咐。 旁边四个弟子看着玄天一番施为,眼见着一阳子从太乙玄仙提升到了太乙金仙巅峰,心中俱是感慨自己师尊神通广大,不过对于一阳子心中俱 是充满高兴,没有一个感到嫉妒,或其他,即是琼霄脸上也是高兴神色。 玄天看着门下如此,心中也是高兴,当时收下三霄几人,本来看重的就不是资质,而是看重几人的情谊和为人。